地西泮

*此页信息及链接内容禁止二次上传
*文章内容增删以AO3为准
*CP洁癖癌晚期患者切勿关注!
_________

清者自清,黄者见黄。
最近沉迷FGO,没个四五年出不了坑

© 地西泮
Powered by LOFTER

【APH】 毫无意义的独伊短篇。



火车正开过一个山头,车箱晃来晃去,车窗外是向后退去的树林,白桦和松树,因为下过雨的关系,两旁的枯草被打湿了,软趴趴的,像是温顺的羊。金黄的表层,黑白分明的树干从近到远分为三层,深处则灰暗,眼前是棕红,还有墨绿的重色,从一片黄中露出。

车窗上的冰棱正在滴水,这辆列车从寒冷的北方开过来,或许它不满过两年就退役,哼哧哼哧地抱怨着前进——费里西安诺又脱下一件衣服,看着对面只穿了三件的军官,嘟囔道,“你让我穿那么多……”

“为你好。”艾因斯拿起那半杯热牛奶,对费里西安诺晃了晃,“一冷一热可不好。”

“哈哈,先生,您什么时候开始爱上热牛奶了?”费里西安诺弯着嘴角嘲笑到。

“拜您所赐,从昨天开始。”艾因斯将热牛奶喝了一口,再给了对方一个礼仪性的微笑。

费里西安诺开始捂着肚子笑得缩在座位上——因为是特定车箱座,并没有别的乘客,不然艾因斯就要把他揪起来了。

乘车的前一天晚上,艾因斯还在灯下辛勤工作,到凌晨时分,他准备休息了,刚起身到门前,费里西安诺就推门而入。费里西安诺那么晚才回来,一身血污,看来连靴子也没换,踩了一地血脚印。费里西安诺看起来心情好极了,还带着点酒气,见到艾因斯就边打招呼边往他怀里倒去,将对方的衬衫也弄脏了。他明明知道艾因斯有些洁癖的,可每次都故意这样做,然后笑着看对方那副隐忍的样子。

当然,每一次的结束都是艾因斯将费里西安诺夹在怀里,直接丢进浴室里用水冲。

“你看我那么惨地回来了,来杯牛奶?”费里西安诺只穿着艾因斯的衬衫就滚到了对方的床上。

“你哪里惨了,身上只是别人的血……还弄得那么脏。”不愿意再想起那几个肮脏脚印的艾因斯稍稍皱起了眉,“好了,我还是去别的房间睡吧。”

“唉唉?”费里西安诺看着将要迈开步子往门外走去的艾因斯,突然就探出大半个身子去抱住了对方的腰,“我保证下次不会了!”

“上次你也这样说。”艾因斯叹了口气,接着说,“仅是给你去拿牛奶,好吗。”

“好的。”

为什么是热牛奶?费里西安诺在心里自己问自己,其实并不喜欢,但还是脱口而出。这样奇怪的自己,早知道说温水就好了。他翻身将自己的脸埋在被子里,被面有一种熟悉的味道……嗯,并不是汗味或者脚气什么的。

艾因斯很快就回来了,费里西安诺接过杯子喝了一口,脸色有些不快,因为这是一点糖也没放的东西。

他知道艾因斯是故意没放糖的,所以喝的时候直视着对方,直接喝光,有白色的牛奶划到了他的下巴上,他舔了舔唇边,向艾因斯张开双手。对方也回应了他的期待,让他拥着,艾因斯将他唇边的牛奶舔掉了。接着因为费里西安诺的一句“谁许你舔的”而一发不可收拾。

“ ……所以你那么喜欢吗?”费里西安诺不怀好意地笑着说。

“是是,牛奶比杀人要好。”

“可是我认为杀人可比做爱舒服。”费里西安诺扯了扯嘴角。

“那么和我也是?”

“你猜呀?”

接着艾因斯就将费里西安诺脱下的一件衣服扔在了他的脸上。



2013.12.21


评论
热度 ( 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