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西泮

*此页信息及链接内容禁止二次上传
*文章内容增删以AO3为准
*CP洁癖癌晚期患者切勿关注!
_________

清者自清,黄者见黄。
最近沉迷FGO,没个四五年出不了坑

© 地西泮
Powered by LOFTER

【APH】 反水。(一)

在警局的卧底英和警察西注意。



“嗨!安东尼奥。”亚瑟迎面打了个招呼。

“早上好!”安东尼奥回报给对方一个微笑,和一份早餐。

他们站在走廊里,警局的这栋办公楼并不是新建的,虽然翻新过了一遍,但墙壁上的石灰还是往下掉。安东尼奥正在咬一个青苹果,他看着亚瑟慢慢将派往嘴里塞,那双翠眼看着庭中树,让安东尼奥莫名觉得有些寒意。

“晚上还要出任务……嗯?”亚瑟对安东尼奥说着,并没有看着对方。

“是啊,这能算是我们第一次合作吧?”

“没错。”

“那还真是希望我们能合作无间喽。”安东尼奥将吃剩的苹果投进了对面的垃圾篓中,“嘿,毒贩子都是穷凶极恶的家伙。”

“那当然,这帮人可要货不要命。”亚瑟的眼珠转了转,最终将视线停留在安东尼奥的侧脸上,继续说,“上次有位警员被报复了,全家被杀个光,连他妻子也没放过。她肚子里还有七个月大的孩子,被刨了出来,装进包裹里丢在警局前面。那个男人外地任务回来看到,当场就崩溃了。”

“哇!真可怕。所以我该说我选择了这一行真是对了吧,幸好我没有家人。”安东尼奥吐了吐舌头。

反倒是亚瑟不知怎么地一愣,才缓缓说,“我也是。”

“噢……我该说什么呢……”安东尼奥显得有些窘迫。

“不需要说什么。”亚瑟对他笑笑,接着慢悠悠地吃手里的东西。

傍晚的时候,他们开着一辆廉价的货车穿过了闹市,开到一个人种组成复杂的居住区,将车停在某个门廊下,那里刚好有个顶棚,两面是墙,能看见前方和右方的通过情况。他们要监视的地方在右边,那里有扇门,按照约定,亚瑟回去和线人碰头,安东尼奥在车内观察静待,直到亚瑟给他发消息。

他们都一幅休闲打扮,只有安东尼奥将防弹背心穿在宽松外套下。亚瑟则一副上班族打扮,带个看起来普通的黑色方皮袋,据说里面装着摄像头和一些发信设备,不太好将它们展示出来,所以安东尼奥也没看。

亚瑟看了看手表,说,“我出去了,你见机行事。”

安东尼奥下意识摸了摸怀中的枪,对他一笑,“你也是。”

亚瑟再对他轻轻扯了扯嘴角,就打开车门出去了。

安定尼奥缩在货车里,再次检查了一遍显示器和接收装置,带上蓝牙耳机。他能从货车箱那几个眼看到外面的情况,他看到亚瑟站在一个铁梯旁,背对着他,大概过了十五分钟左右,有个亚麻色头发的女人走过来,和他窃窃私语了几句——安东尼奥并没有听清。接着,那个女人就打开了那扇门,他们俩就进去了,门马上关闭。

“正常。”——安东尼奥在显示屏上接收到了亚瑟进门后发过来的情况。安东尼奥有些想要舒口气,毕竟他干这行不久,而亚瑟已经是老前辈了。这还算是亚瑟出来带新人。

时间流逝得似乎非常缓慢,他呆在货车里,监视着附近的情况,快一个小时过去了,这里通过的只有一条狗。而亚瑟在十五分钟左右就会伺机给他通报下情况,所幸发来的都是“正常”。

太阳就要西沉,路旁的灯已经亮起来。这时,一些租客也三三两两经过,还有放学回家的孩子,一时有些热闹。安东尼奥忙用湿巾擦了擦脸,冰凉的触觉让他感到清醒很多,他继续聚精会神地观察着。

哎,出来混饭吃也不容易么。

又过了大概两个小时,他在车里已经能闻到附近人家的饭菜香,亚瑟在里边还是没出什么状况。

没什么意外才好呢——安东尼奥保持着警戒笑笑,然后伸手去找垫肚子的干粮。他的背包塞在夹缝里,他眼睛看着外面,用手去探背包的位置,可能距离比他估计得有些远,他更努力地向后倾了倾身体,拉到了背包带,想要拽过来。背包大概是真的卡住了,因为是倾身的缘故,他用力一拉,自己差点滑倒。

噢,该死!

尽管他努力保持平衡,车厢还是晃了晃。他还听到一只小动物从车顶上跳了下来。他马上观察周围,幸好没人经过,也没什么危险的样子。

这时亚瑟又把一条“正常”发了过来,安东尼奥才放心地将饼干拿出来,放进嘴里。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去,虽然光源只有一盏路灯,但观察还是不成问题的。

安东尼奥盯着屏幕上一串整齐的“正常”,真想让亚瑟快点从里面出来。他吃掉了最后一块饼干,才发现是牛奶味的。他放心地转过头找水壶,很容易就拿到了,他也不敢喝多,就抿了一口,亚瑟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不然厕所这种事……

放回水壶,他感觉手上沾了些什么,不像是沙子,是一些细细的粉末,职业习惯让他将手凑到鼻子前嗅嗅。

……这感觉,海洛因?怎么……安东尼奥有些发愣,随即伸舌头舔了舔——这还真是海洛因!怎么回事,他们的车上怎么会出现这个?他满头疑惑,看了看刚刚拿水壶的位置,那里除了放过他的包之外,那就还有亚瑟之前带走的包。

反正他是绝对没用过这种东西的。难道是亚瑟?不,这怎么可能,亚瑟干辑毒好几年了,局里的人都认识他,他除了性情有些冷淡之外,和大家都处得很好……

没等安东尼奥想出个所以然来,外面又有了新情况,有一个高瘦的人和另两个高大的男子进了门去——哦,现在他简直想马上就让亚瑟出来告诉他应该怎么判断!

又过了一会儿,他看了看时间,从那几个男人进去之后的二十分钟里,亚瑟并没有发信息过来。他把接收装置检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异常。他又等了十分钟,亚瑟也没有任何动静,而且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耳机里一直是一些模糊不清的对话。

这太可疑了。

安东尼奥又等了五分钟,他坐不住了,决定出去看看。

安东尼奥出车厢后从墙的另一边绕了过去,他不是往那扇门走,而是往之前亚瑟等人的那个铁梯去。那个铁梯连着整栋建筑,他轻声上了铁梯,到了二楼,离能观察到的窗还有一段距离,于是他踱到伸出的空调外箱的架子上。窗户从里拉上了窗帘,但是有一个角没遮上,他往里看去,亚瑟正好从另一边走过来,几乎走到了他视野的死角,接着他刚刚看到的那个高瘦的人从另一边走过来,看上去是和亚瑟握手了,然后,亚瑟拿出他的那个方皮袋,打开——

那安东尼奥没检查过的袋子夹层里面居然是一包包的海洛因!

亚瑟•柯克兰,你究竟是……

他们的动作非常快,几秒的时间就把东西收回去了,接着往里走去。

安东尼奥回到铁梯上,摸了摸裤袋,正想要向局里报告情况……

“放下。”

一个冷冷的男声在他耳边响起,紧接着后脑就被枪口抵住了。“走。”那个男人轻声喝了一下。安东尼奥只好缓慢移动着,跟着那个人的指挥走。

二楼的铁梯旁是个侧门,安东尼奥被枪口指着就进去了,里面正好是个走廊,静悄悄的,没有灯。身后喀啦一声,门又关上。他们走了几步路,安东尼奥在心里默默数着,突然他就蹲下来,那个男人还没来得及作出开枪或者搏斗的反映,手就被安东尼奥折了回去,枪落在地上滑了出去,他顺手一记劈在对方的后颈上,那个男人马上扑在了地上。安东尼奥轻哼了一下,准备捡起地上的枪。

“哟,小伙子挺帅嘛。”

安东尼奥听到了一个女人清脆的声音,接着就是两把枪拉开保险的响声。

看来我的好运到头了。

他慢慢将手举过头顶,转过身来。他面前有两个壮汉用枪指着他,那两个人后面是个女人,亚麻色的头发,别了三朵天竺葵在耳畔——她就是那个和亚瑟接头的女人。

“喂,亚瑟!你的新欢长得挺英俊的。”那个女人喊道,然后靠近安东尼奥把他全身搜了个遍,枪和通讯设备也被拿走了。

亚瑟从远处走过来,看见安东尼奥后脸色明显的一僵,然后转为一脸可惜的模样,说,“绑起来,带房间里。”说完马上转身走了。

“冷淡的男人。”那个女人低声说了一句。

安东尼奥觉得手掌快断了,绑的方式很奇特,让他使不上手指的力气。走了一段路,突然就进入一个明亮的房间里。这个房间里有好几个人,一张长桌,那袋毒品就在桌子正中。他才看见那个高瘦的人,他坐的位置最显眼,长着一头红棕的发,叼着根雪茄。桌旁还靠着个银发的青年,看起来很犀利,手里夹根烟,安东尼奥记得他,他是一个经常进出局子但当局又拿他无可奈何的人。亚瑟就坐在红发男对面,不知道在想什么。其他人似乎都是狗腿,带个墨镜靠着墙围成一圈。

“你的新欢可要怎么办?”女人走上前去,拿了个茶杯,“这身强力壮的,宰掉可惜了。”

“哈哈,身强力壮,要么你留着暖床吧,伊莎。”银发男子嗤笑道。

“你去死吧,基尔伯特。”她骂道。

“伊莎?伊丽莎白,你是市医院的医生?”安东尼奥看着她惊讶道。

“喔,可爱的小警官,是我是我,上星期才在医院里给你们警局的体检呢。”她对安东尼奥眨了眨眼。

安东尼奥还想说点什么,那个红发男人清了清喉咙,他对着亚瑟说,“你的人?”

“对。”亚瑟简单地回答。

“亚瑟,你……”安东尼奥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个人居然是同僚,而且上午还一起聊天来着。

“你的搭档挺担心你嘛。”伊丽莎白看了一眼亚瑟,说,“唉唉,当你的搭档都挺惨呢,前一个不是才给送进精神病医院吗,你把人家没出世的孩子都挖出来了。说实话,你是不是压力太大了?”

亚瑟还是看着一边,没有回答任何人。

红发男人招了招手,一个手下将桌上的东西收了回去。此时,安东尼奥才沮丧地确定,亚瑟•柯克兰,他是个内鬼。

“我知道你想问我什么,但是很抱歉,我什么也不能回答你。”亚瑟淡淡地说——他是说给安东尼奥听的。“你的境地和我差不多,我同情你,但也只能是同情,安东尼奥。”他继续说,“要么你可以选择站在我们这边……伊莎?”

“嗯?”

“你用那个吧。”

“……他会不会受不了?”

“魔女,你什么时候那么仁慈了?”银发的男人说道,“现成的实验体就在这里,不用白不用。”

“那好吧。”伊丽莎白笑着说,“完了之后把他带到地劳里。”她从自己的手包中拿出一支快速针具,然后拿出一个只有小拇指那么大的茶色玻璃瓶,里面是药水。她将针具装在瓶口上,走向安东尼奥。

安东尼奥意识到那些是什么东西了,只要那些东西进入到身体里……他开始疯了一般挣扎,求生本能让他几乎甩开了两个人,可惜,又过来几个人将他按倒在地,他嘴里被塞了东西,他只能看着针头扎进了他的上臂……

“好啦好啦,亚瑟,既然你舍不得他,那么你自己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红发男人站起来,对着冷脸的亚瑟笑了笑,“那么我们先走啦,亚瑟。”

红发男人走到亚瑟面前,没预兆地就抬脚将他踹翻在地,狠狠补了几脚,亚瑟躺在地上,嘴角咬出了血,但没有任何反抗。接着红发男人把枪掏了出来,安东尼奥意识还没开始模糊,看到周围的一群人有些开始两腿颤抖,他装上消音器,像是买菜一般随便挑了两个人就对他们开了几枪,接着尸体就像亚瑟一样,倒在了地上。

“亚瑟,再见。”伊丽莎白对着亚瑟道别。

红发男将亚瑟的通讯设备打开,丢在他面前,说,“好了,完美的解释,亚瑟,你可要谢谢我还没让你死。”接着他朝亚瑟的小腿开了一枪,被别人抗在肩上已经开始迷糊的安东尼奥清楚地听见了亚瑟闷喊了一声……

安东尼奥被带走了,和他们一起,最后被丢上车时,他还听见了机枪在房间里扫射的声音……


2013.12 .01
评论
热度 ( 1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