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西泮

*此页信息及链接内容禁止二次上传
*文章内容增删以AO3为准
*CP洁癖癌晚期患者切勿关注!
_________

清者自清,黄者见黄。
最近沉迷FGO,没个四五年出不了坑

© 地西泮
Powered by LOFTER

【刀剑乱舞】无律之音(序)

*联文,限定CP石青、长蜂。

*本篇为开头以及注意事项。

*文段顺序: @阿软 → @顾璃依  →  @三水君  →   @曦寧  → @地西泮  → @妄想豆腐渣 

____________

无律之音(序)

“西历新年,审神者居然还没回来,啊,怎么不考虑考虑我们的感受,难道我们不是家人吗……这些都算了,还照常安排远征,如果这都不发加班费,真的是天理不容。”青江踏进温泉池中,边说边散开长发,盯着背对他在池子另一边的蜂须贺。

冷紫的背影回复道,“幸亏不用照常出阵,不是吗。”

热气蒸腾,在暖色灯光下的青江不显苍白,他走到蜂须贺身后才坐下让上半身泡到水里,并不知道蜂须贺现在是个什么表情。撩开遮挡蜂须贺背部的长发,宛如流泻的蛛网一般的裂伤从右肩到后背,没有流血,却无法愈合。将手掌轻柔地贴上那道伤痕,青江眉眼中带着些许无奈,“蜂须贺,你的刀还是没办法使用吗?”

“对,根本拔不出来呢。”蜂须贺哼笑一声,“嗯,石切丸也是这样?”

青江叹了一口气,“是啊,真是让人担心。”

“看来还不如出去远征,或者像是那帮喜欢热闹的人一样给自己放放假,出个远门。”蜂须贺转过身,斜倚在池边,青碧的眼眸映有灯光的暖色,“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被幽灵袭击……”

青江看了一眼蜂须贺脸上的表情,用食指戳了戳对方脸颊,忍不住大笑,“哈哈哈哈!你真可爱!”

“够了,不许笑。身为斩魂的灵刀还对付不了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幽灵,你还……唔!”

青江没让蜂须贺把话说完,抬手捂住了对方的嘴,示意噤声,在蜂须贺耳边小声说道,“你听、你听,它又在吟唱了……”

本丸出现了幽灵,虽说建筑整体有固有结界,不会让外物侵扰,至于这些幽灵是不是外物,蜂须贺猜想它们不是。也许是老庭院建好就有了,也许存在的时间更久。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便听说了一些流言蜚语,说什么本丸这块地以前是一片无名冢,古代妖怪和人类的战场,被血洗的妓院,瘟疫笼罩的学校——可能全是谣言,可能全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最重要的是这几天,原本看不见的邻居们时不时会现形,并且开始攻击本丸附近的居民,甚至本丸结界内的刀剑付丧神们也受到了牵连。

挂满了茧的房梁,带着幽冥色彩的蝴蝶飞蛾横冲直撞,在白雪皑皑中只见花不见叶的植物,各种类型全部绽放为白地红花,就连本丸中的供电系统也受到了干扰,失去了通讯信号,大灯时亮时暗,供暖也中断了。如果只是这样那么还在可以忍受的地步,直到蜂须贺受到了幽灵的攻击,刀上不知道附着了什么,拔不出来,完全没办法使用了。原先只当一般恶灵侵扰,便找了御神刀石切丸做点什么,可仪式突然不受控制,让石切丸遭了秧,身上留下瘦长形状的黑手印,没办法消除,并且刀也如同蜂须贺的一般拔不出来了。

不能使用本物刀剑的刀剑付丧神,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蜂须贺拉开青江的手,不安地看着对方。青江说能听到幽灵的低语和歌,可蜂须贺根本什么都没有听到,他听到的只有阴阴恻恻的笑,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例行检查!”

突然炸开的嗓音,伴随单间门被唰地拉开的声音,长曽祢虎彻摸着刀柄,毫不客气地踏进澡间。当然,还没等他在水汽缭绕看出点幽灵之类的东西,就被迎面飞来的浴巾糊了一脸,随后落到他的手上。室内的水雾被流通的空气撞散了,长曽祢才看见冒着热气的池子里,蜂须贺反手将青江护在背后,一脸恼怒地瞪着他,而青江缩在蜂须贺背后,一副要笑不笑的样子。

“出去啊,赝品!”

见蜂须贺眼露凶光,以免被他泼一身水,说着抱歉的话退出去关上门。

“哈哈,别气。”青江倒是一副旁观者看戏的样子,取来自己的澡帕就要朝蜂须贺凑过去。

蜂须贺哗地站起来,踏出池子,身上水也不擦,卷了浴衣,将长发拢到一侧,对着还在池子里的青江说,“我可消受不起,先走了。”

看着友人离去的身影,青江歪着脑袋想,真是有趣呀。

“……不过这件事,必须处理才行了。”自言自语,他将自己全身沉到水中。

……

可在水中的青江没看见,梁上缠了蛇,麻乱树根般团在一起的蛇。

___________

围绕解决本丸幽灵事件的石青长蜂,以娱乐向为主,各种风格,没有定向结局。禁止抛肉锅!禁止UFO走向!

CP限定石青长蜂,限定石青长蜂,其他CP一律不带!

三千字起。

评论 ( 5 )
热度 ( 6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