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西泮

*此页信息及链接内容禁止二次上传
*文章内容增删以AO3为准
*CP洁癖癌晚期患者切勿关注!
_________

清者自清,黄者见黄。
最近沉迷FGO,没个四五年出不了坑

© 地西泮
Powered by LOFTER

【APH】 无意义的露普短篇

APH               无意义的露普短篇

……几次了?

基尔伯特侧过脸去,视线模糊,但他还是看见了那把插在地上反着寒光的军刀。

“……基尔……再来一次,再来一次就好……”伊万喃喃在他耳边说。
……啊。可是基尔伯特连回答的力气都没有了。 


(一)


刚刚开始来到伊万先生家里的基尔伯特对这里充满了恶意。
每天,基尔伯特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坐在他房间落地窗之前的椅子上,背对窗外飘雪,面无表情,保持一贯端正的坐姿,像是不再有人朝拜的神。 

偶尔在院子里走走,看见那三个人被娜塔莎撵着跑,也不说话,纯属觉得很可怜。晚饭是除了伊万之外所有人一起用餐,他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吃,在哪里吃,总之,饭后一会儿,就可以看见伊万坐在壁炉前,娜塔莎像他的宠物般,跪在他的脚边,趴在他的腿上。他的表情大多时候是在微笑的,却让人无法直视。

基尔伯特看在眼里,不说话。 

直到有一天傍晚。

基尔伯特房间的门被哐的一声踹开来,伊万跌跌撞撞跑进来,吓了他一跳。

“你在干什么?”基尔伯特皱起眉头瞪着他,仿佛在说“我不找你麻烦你也别来烦我行吗”。
伊万用意想不到的方式回答了——他咚的一下跪在地上,膝盖砸在基尔伯特的右脚背上,基尔伯特大骂了一声,接着他高大的身躯就栽倒在了地上。

等等!死了?不对,本大爷的脚好痛!这样想着的基尔伯特用右脚再狠狠的踩了一下倒在地上的伊万,脚更痛了。 
结果还是那三个可怜虫听到声音跑过来将伊万先生安置在……基尔伯特的床上。

“喂,我说你们不是应该把他弄走吗,不要放在我这里。” 基尔伯特看着托里斯在他赤裸的脚上缠绑带,说。
“……贝什米特先生,这个啊……不方便告诉您啊……总之,请您先帮我们看着伊万先生!”莱维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什么,听起来发生了严重的事?”基尔伯特说。
“发生了伊万先生这段时间脾气不好就有可能把我们的脑袋拧掉再装回去的事!”托里斯摇了摇头,在基尔伯特脚背上绑了个好看的蝴蝶结。
爱德华将为伊万的脱下的衣服整理好,放在一旁,“够了,我们快撤吧。”
说话间已经很自然的关门出去了的三个人。

基尔伯特除了感觉脚上还是有点痛之外,完全搞不清楚他们三个在说什么。

……那本大爷今晚睡哪里?那么冷的天。


(二)


基尔伯特睡着的时候感觉做了一个不好的梦,梦见一只狮子正在用鼻子蹭他的脑袋。然后基尔伯特马上就睁开眼,有人将他压在身下。

啊,果然啊。

在黑暗中基尔伯特已经顾不得分辨眼前的人,他只知道向来以这种姿势接近他的人全被他杀了。
基尔伯特曲起膝盖狠狠顶了一下那个人的腹部,接着将他推到一旁,便马上摸出身上那把被他磨得锋利的刀,就要扑过去。

“……呜……”
那个发出细声呜咽的人在黑暗中准确地抓住了基尔伯特的手腕,一使劲,刀子就从手中掉落,下一秒刀就钉在了地上,而基尔伯特双手被控制住了,那人将他面朝下按在了……床上?!

“基尔伯特,你还真是凶残呢。”

这声音……“伊万,你想干嘛。”

此时,窗外的月光才突破了云层洒进来。

伊万用冰冷的声音笑着说,“我想做什么都可以,可是你呢?你在我身边居然还随身携带那么危险的东西?”
“这是我的习惯!”基尔伯特被伊万按着有点不舒服。
“哈哈,多么危险的习惯啊。”伊万说,“贝什米特先生,我可不批准你的这种习惯。”
“什么批不批准,我又不是你的狗!”
“有区别吗?你们不都是我的东西吗。”说着,伊万用两根手指夹住了基尔伯特下巴,将他的脸向上扳,不出所料的看见那张毫不服软的脸。

“我是我!你们是你们!你这个无礼的乡下人!”基尔伯特吼道。

“……”
伊万收起了笑脸,紫眸反着如同冰刃一般的光,用粗暴的动作开始脱基尔伯特的衣服。
多少年了,他还是这样像遥远天边飞翔的黑鹰,盛气凌人俯视一切。

如今他落入了手中,这爪子必将磨平!这翅膀必须折断!

伊万又开始笑了起来。


(三)


基尔伯特觉得这样很尴尬,很难受,并且毫无尊严。

疼痛,并且全身冒着冷汗,基尔伯特咬着牙,感受伊万在他身体内的抽动。

没有任何前戏,直接就做了。

伊万也不好受,基尔伯特紧绷得让他生疼,他看见那张脸,好像在受刑,可就是不发出任何声音。

这样不对。
伊万想着,突然停止了动作。
这不是他先前所期待的,这样的行为偏离了轨迹。
这样,不对!

基尔伯特在伊万停下的时候终于有机会开口喘气,可是他发现自己做错了,一旦张开嘴就很难再闭上了。

“呐,基尔伯特,如果你放松一点,我就轻一点怎么样?”伊万像是在征求基尔伯特的意见一般。

“你要怎么样随便你好了,我认。”基尔伯特语气依旧强硬。

然后基尔伯特感觉到了有温热的水滴滴在了他的脸上……不会吧……

“你你你……你哭什么啊!本大爷都没有哭!”基尔伯特感到更加尴尬了。犯人没哭,侩子手到是哭了。

“基尔伯特……你来这里之后为什么不和我说话?”伊万哽咽着,“你知不知道我是那么喜欢你,我喜欢你才把你弄来我身边……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基尔伯特捂着脸。
这是什么情况,明明是他对自己不好的,还要反过来控诉他?

伊万的眼睛在在月光下泪眼朦胧,眼泪却已经不再往下落。基尔伯特看不得别人的这幅样子,这回像是他冤枉了眼前无辜的小孩一般,莫名其妙就会有一种犯罪感。

“所以基尔伯特也要喜欢我好吗……”

“我……试试?”

犹豫着说完这句话的基尔伯特马上就后悔了,为什么说的是“试试”,应该直接说“不”。

“太好了……”伊万展开平时那样看似温柔的笑,“基尔伯特,你一定要记住,我很爱你。”

啊……


(四)


完了。
基尔伯特觉得他自己快疯了,他已经不敢确定,这幅躯体还属于他自己了。

沙哑的呻吟宠她口中肆无忌惮地溢出,体温高得吓人,像是某种毒品打进了他的血管了,他从来没有发现自己还能这样柔软过。

伊万在和他接吻,含住了他的舌尖,双方的唾液粘连在一起,相互呼吸着对方的气息。伊万发现这一回基尔伯特的腿有好好地缠在他的腰上,难免有些高兴,指间已经在加重着力道玩弄他的乳头,让他连连发颤。

基尔伯特的后穴中已经满满当当的都是伊万的精液,随着动作而流出,黏黏糊糊的,让他很不好意思。
他听见伊万在他耳边说着情话,他已经分辨不出真假,更加分辨不出自己到底是喜欢他多一点,还是恨他多一点。

基尔伯特已经射了很多次了,快要昏厥的无力感让他很害怕,呜呜咽咽的,连叫床声也从高亢变得低沉。

“很厉害哦,基尔伯特。”
伊万还在不依不饶发动攻势,沾满他俩爱液的手指就这样伸进了基尔伯特的口中,感受那温顺的舌头乖巧地舔弄。

基尔伯特已经连“你还不打算完吗”这样的句子都无法说得出口了,只好摆出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接着享受被掠夺的快感。

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基尔伯特想。反正反抗也肯定没有用的,还不如从中作乐。
……等等,难道本大爷是抖M吗?

意识到基尔伯特在走神的伊万有些不高兴了,加快了抽插的频率。

“腰要断了!”基尔伯特用最后的力气吼道。

伊万喘息着笑了,“你对这样的补偿还喜欢不喜欢?”

“……什么。”

“我这样做你很舒服的样子。”

“才不……啊……”

“很可爱。”伊万忍不住又亲了基尔伯特。

他们又做了很久。

房间中的热度高的吓人,连窗都起了水雾,木床的摇晃声,肉体击打的声音,他们的喘息和呻吟。

月亮都快要消失了。

基尔伯特看了看身上不知疲惫的男人,再看了看那把插在地上的军刀。
刚刚应该在还有力气的时候向用那把刀子干点什么的……

“你又走神了。”
伊万说着,恶狠狠地顶了一下,基尔伯特又射了一次。


完。

评论
热度 ( 1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