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西泮

*此页信息及链接内容禁止二次上传
*文章内容增删以AO3为准
*CP洁癖癌晚期患者切勿关注!
_________

清者自清,黄者见黄。
最近沉迷FGO,没个四五年出不了坑

© 地西泮
Powered by LOFTER

【APH】 无意义的米英短篇

APH            无意义的米英短篇



热,燥热。

亚瑟舔着嘴唇,翠绿的眸子在亮光下眯了起来。

令人喘不过气的炎热午后,夏蝉犹如轰鸣,浮动的热浪,静止的树。
这是个荒凉的地方,残破的外墙爬满藤萝,碎裂的地砖丛生杂草。糟糕的环境。

医院的厕所里自来水管漏水了,滴在微微发潮的水泥地板上,滴滴答答。没有风,水滴的声音带来一丝清凉,外排便器肮脏,水槽发黄,连水龙头也生锈了,破裂的镜子顽强的扒在墙上不愿意掉下来。

亚瑟能从镜子里看到自己,自己的这幅样子是他见过最美的。

“……阿尔弗雷德……再快一点。”

粗犷的喘息,不安分的手和唇,长裤掉到膝盖,柔软的身体被身强力壮的男子抵于墙。亚瑟双腿被托起,耻辱的大张着,挂在攻势激烈的阿尔弗雷德腰间。暴露在阳光下赤裸的躯体激烈地在晃动,能看见彼此间的相互摩擦与出入,清晰无比。

分泌物混合两人的汗水,从亚瑟的臀以及足尖滑落在地板上,闪亮着在地板上形成一团暧昧的阴影。

在光亮的地方做爱,亚瑟觉得羞耻,就好像本性另一面肮脏的灵魂被拖了出来,在阳光下示众,一切都被光芒审判。所以觉得羞耻。

阿尔弗雷德反而喜欢明亮的地方。亚瑟的身体泛起情欲微微发颤的样子很可爱啦,脸上潮红一片忍耐不住的样子很可爱啦,舌头伸出来索吻的样子很可爱啦,让他慢一点却又扭动着的腰很可爱啦,喘息呻吟骂着笨蛋的样子也很可爱啦之类的。让人想要发笑的亚瑟。

不过更喜欢的是这种赤裸裸的视觉感,由于光芒而产生的征服欲,看得清楚对方那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更加想要好好用力疼爱。仿佛他的全部都是自己的,不管是这副躯体,还是灵魂,甚至连尊严也将在本能下赔光。

带着体温的精液灌进亚瑟的身体里,令他颤抖得叹息。随着阿尔弗雷德的拔出,液体流出,滴落下来,啪嗒啪嗒。

被放下来的亚瑟直接坐在那块每次都干干净净的地砖上,蜷缩着腿,头往后靠,闭上眼缓了缓快被阳光晃晕的脑袋。

阿尔弗雷德拧开那个生锈的水龙头,把锈水放掉,哗哗的水流声冲刷着水槽,他掬起一捧水浇在自己的脸上,洗掉汗水。或者干脆低下头,让水流冲过自己的头发。

亚瑟看他这种随意的样子,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没能说出口。

“冰凉的水温很舒服。”阿尔弗雷德甩了甩短发上的水,从口袋掏出眼镜戴上,对着那个缩在阴影里的人说道,“下次还想做爱可以直接来找我哦。”

“是你先来找我的吧,我才不稀罕和你做这种事。”亚瑟的眉头皱起来,翠绿的眼睛一眨一眨的。

阿尔弗雷德走过去,横抱起这个一点力气都没还很别扭的人,“那就别在我面前露出那样的表情,我看见你这个样子会发情的。”

“……你是牲口吗?”

“哈哈。”

到底是什么表情。在亚瑟很认真的回想这个问题时,阿尔弗雷德的吻落了下来,只好作罢。

笨蛋亚瑟,就是这个表情。


2013.05.12

评论
热度 ( 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