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西泮

*此页信息及链接内容禁止二次上传
*文章内容增删以AO3为准
*CP洁癖癌晚期患者切勿关注!
_________

清者自清,黄者见黄。
最近沉迷FGO,没个四五年出不了坑

© 地西泮
Powered by LOFTER

【EVA】毫无意义的薰嗣短篇。

层层叠叠的水池,像是累积在一起的巨型叶子,每一个水池的边上,都刻着神的诗歌,由榕树根般的石柱支撑着,干净的水从水池顶部如同首饰盒子一般的雕塑中涌出来,一直漫延过整个长着巨树和青草的地面。 天使的意中人在高耸的建筑底部张望,他的蓝色眼睛渴望看见天使的笑容;天使在最高的水池中睡着了。

天使的意中人在水池旁向水池顶喊,快下来啊,世界崩塌了,乌鸦死了,水煮开了,茶泡好了,我摆好了桌布,我将薄饼淋上了糖浆,你快下来啊。

天使睁开了血红的眼睛,连忙起身向下喊到,请等一等吧,我还不能下去。

意中人的蓝眼睛黯淡下来,他自言自语,如果你能下来,那么杯碟上的茶匙、蛋糕上的树莓,就不会感到孤独了。

天使心急如焚,喊到,请再等一等,马上就好。

意中人蓝色的眼中流出星屑,天使不顾其他,离开了池顶,冲下去,紧拥住他的意中人……这时,天上开始落下灰烬,池顶流下灼烧的污血,大地皲裂,只见血痕,枯草飘扬。天使的纯白羽翼褪去,只留剥离的残骨,被污染了的眼睛,漆黑裹着血红,他的人形开始消散,从脚趾开始,到腿上的骨肉,到内脏,到胸腔,到颈椎……一节节落在地上,直到意中人的双手只剩些许银白发丝。

……

“一号房的病人今天也和我说了奇怪的梦境。”渚薰对办公室的另一个医生说。

“要加大药量了?”

渚薰笑道,“不,目前还不用。”

评论
热度 ( 1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