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西泮

*此页信息及链接内容禁止二次上传
*文章内容增删以AO3为准
*CP洁癖癌晚期患者切勿关注!
_________

清者自清,黄者见黄。
最近沉迷FGO,没个四五年出不了坑

© 地西泮
Powered by LOFTER

【APH】狭隘的人

狭隘的人

伊万·布拉金斯基回到了坟墓中,和他快要碎成一千片的枯骨在一起。

至此,他开始担心姐姐要卖掉他奇怪的收藏品来抵债,担心妹妹精神失常……他发现他死后才知道有那么多事情需要他担心,他活着的时候都在干嘛啦?啊,至少,他不用担心基尔伯特是在大厦顶层冒着八级阵风手淫,不用担心基尔伯特喝酒没肉吃,不用担心基尔伯特又要到他的兄弟那里去,不用担心基尔伯特,根本没必要担心这个人了。

伊万清楚地记得——他又发现了他死之后才有那么强烈的记忆——他是和基尔伯特一起死的。

某晚上下着雪,基尔伯特约他在一个四十层的豪华餐厅吃饭,不过那是基尔伯特最后的钱,因为那天下午,基尔伯特就破产了。他们吃了很多,基尔伯特很高兴,他好久没有露出那样的笑容,或者说,这样的笑容根本不会出现在伊万眼前,说到底,基尔伯特的破产还是因为伊万的操控。伊万只是很友善地笑着却又提防着对方,他当时在想什么,他以为基尔伯特会约他在楼顶,然后向他开一枪,或者抱着他一起从楼上跳下去;他以为基尔伯特会骂他,骂得狗血淋头,也许还会动手;他以为基尔伯特给他的食物里有毒,但是刚才基尔伯特用自己的叉子戳走了伊万盘子里的鱼片,吃下去……难道,基尔伯特下一秒就要从桌布底下掏出一把左轮枪,说着“我要为民除害”就把伊万给崩了?当然没有,吃饭的时候,基尔伯特笑着说了他自己小时候,还有他的兄弟小时候的很多事情,伊万听着,觉得亲切。

伊万现在想,如果基尔伯特就要杀了他,他就笑笑,摊开双手,先是沐浴在阳光下,没有阳光也好,吹吹风清醒一点,再毫无保留地看着对方,枪响了,他死了,如果在死之前能再抱抱这个有红色眼睛的人也好,那么就这样死去吧……

事与愿违。

基尔伯特吃完之后上了个厕所,结了账,但是他说吃撑了再坐一会儿吧,五分钟过去了,基尔伯特笑着说出去抽根烟,让伊万等他一下,过了十分钟,整个餐厅的人都跑到露台上去了——基尔伯特从四十层上跳了下去,落在雪地上,滑落的雪把他的身体埋住了。

于是,伊万也从四十层上跳了下去,不过他选择的位置不好,那下面有各种招牌和雕塑,他摔在地上的时候身体已经四分五裂了。

在伊万死后,神对他说,你这个笨蛋,再回去好好想一想吧。

一阵眩晕感,伊万又回到了餐厅的基尔伯特对面的那张椅子上,基尔伯特起身说要出去抽根烟,伊万猛地就抓住了基尔伯特的衣服,大喊不要,于是他自己冲了出去,从四十层跳下去,落在雪地上,滑落的雪将他的身体埋住了。

他就是这样又死了一次的。

……

伊万在他的坟地里躺着,到后来有一天,他感觉他的坟被挖开了,棺材被抬起来移走,即使他死了也感觉到一晃一晃的,又停下,又移动,又放下……啊……被打开了……

“烦死了,你这个狭隘的人,连棺材也那么挤。”躺进来的基尔伯特对他说。

“你碎成了几千块,我们两个就挤挤吧。”伊万笑道。


评论 ( 3 )
热度 ( 31 )
  1. Sophie地西泮 转载了此文字
TOP